即时新闻

从故纸堆中如何啄出珍珠

来源: 北京文摘     2018年03月08日        版次: 01     作者: 安立志

    一些学者近来极力标榜弘扬“孝文化”的政绩,他们提倡的东西竟然包括鲁迅先生早已批判与否定的“二十四孝图”。前不久,东北某地的“女德班”宣扬和灌输的东西,竟然是百年前五四先贤大力抨击的“男尊女卑”“三从四德”之类。对于这些反现代的陈腐伦理,如果原封不动地“古为今用”,不免谬种流传,惑世害人。

    传统文化中确有优秀与精华的因子,《管子》中的“以人为本”,至今为国家施政之圭臬;《论语》中的“有教无类”,无异于公平教育之嚆矢;《荀子》中的“载舟覆舟”,已经意识到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汉书》中的“实事求是”,早已进入我党的思想路线,至于孔夫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已被国际社会当作普世价值。

    然而,作为前述思想与价值载体的一些先秦古籍,大都产生于两千多年前。从总体而言,这些载体产生的土壤和环境,主要属于青铜时代或农耕文明。在传统文化中,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既存在精华,也存在糟粕。

    对于传统文化,批判中继承,弘扬中批判,并不容易。列宁曾把毕希纳与杜林之流比作“一群雄鸡”,他们“就是不能够从(黑格尔的)绝对唯心主义的粪堆中啄出(辩证法)这颗珍珠”。

    从上千年的故纸堆中,区分何者优秀,何者陈腐,何为精华,何为糟粕,这其中并不存在数学公式般的计算与确定答案。这不仅需要对于古代文化的深入研究,也需要对于当今时代的切实把握。

    “女德班”“孝文化”之类,之所以在一些地方仍有市场,原因不外乎假借“传统文化”之名获利。一些官员、商人走的还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外表文化、内里赚钱”的老把戏。一些商人大办“女德班”“国学班”,大概考虑的都是如何“发雅财”“当儒商”的新生意。

    如何处理好批判与弘扬的关系,历来就有“激浊扬清”“推陈出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好提法。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区分与鉴别才是关键,而这一问题的解决,当然有赖于包括历史、文化各界专家在内的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据《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