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骗提公积金 有人结婚十多次

        日前,天津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联合公安机关开展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骗提住房公积金违法行为,抓获5名不法中介人员,2名涉嫌骗提的职工被刑事拘留。

        记者调查发现,在有的地方,一些不法中介张贴广告、伪造假证,骗提住房公积金已经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不法中介收取高额手续费,有的甚至高达30%至40%;有的人为帮人骗提公积金结了不下10次婚。

        造假一条龙

        天津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归集执法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套取公积金的行为涉及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一些不法中介围绕非法套取住房公积金,从张贴非法广告,通过电话或网络联系骗提职工,再到伪造印章、制作假证,已经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在全国多地,中介骗提公积金的违法广告已经成为公害。自2017年9月底以来,住建部向中央网信办移交网络违法广告线索127个。天津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共组织清理重点区域的底商、门脸、街道外沿等各类牌匾违法广告351个,印刷广告6988个。

        不仅如此,随着近年来共享单车的火热,一些城市大街小巷投放的海量自行车成为中介的“目标”,在车身上张贴有“提取公积金”字样及联系方式的小广告。

        在骗提公积金的过程中,一些不法中介往往伪造各种证件。天津此次专项行动中调查核实,王某某、董某、宋某某等3名职工通过不法中介伪造离婚证、结婚证、户口本等虚假婚姻关系证明文件,通过使用虚假资料骗提了住房公积金。

        业内人士介绍,不法中介帮人骗提公积金,往往收取高额费用。根据金额和具体情况收取的手续费,有的甚至高达30%至40%。

        据了解,在有的案件中,骗提职工甚至成为“黑色产业链”中的一环。在天津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王某某,经查已不是第一次参与其中,有协助套取的嫌疑。

        “想套取的一般都是那些买不了房,又有公积金的,尤其是手头急需用钱的职工。”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的是家里人做生意亏了需要还债,有的是借了高利贷着急用公积金“填窟窿”。

        管理的漏洞

        调查发现,套取公积金“黑色产业链”的背后,是当前各地、各部门政策、制度不统一、协调,给不法分子留下了空子:

        部门间信息数据不共享。据公积金管理工作人员介绍,不少地方公积金管理部门与其他政府相关部门之间信息数据没有联网共享,在甄别筛查婚姻关系、购房信息等方面存在一定困难。

        “有的职工不满足相关条件,想提公积金提不出来,一些中介就会利用自己手中有贷款的房子,让职工与其假结婚进行套取。”天津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执法人员说,按照相关规定,符合提取条件的,可以取自己或者配偶的公积金,有的中介人员就帮人制作假结婚证通过虚假婚姻关系进行骗取,有的为了帮人骗提,结了不下10次婚。

        地区间购房、公积金等政策不统一。在一些不限购的地区,有的中介利用某套房屋让职工买完再卖,反复交易来帮人套取公积金。这类行为不以购房居住为目的,只是为了套取公积金。

        还有的中介钻地区间提取政策不统一的空子。比如,北京不允许外地人在京离职后直接提取公积金,而天津则规定外地职工离职离开天津后,可以把公积金账户余额提现。职工王某就利用城市间的政策差异,通过中介把北京的公积金转移到天津来,再转走进行套现。

        挤压违法行为的空间

        “以前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执法权,只能对制作假证件环节进行打击,对于骗提职工只能令其退回钱款,法律上缺乏约束力和震慑力。”天津公积金管理中心归集执法处行政执法管理科科长张大伟表示,新修订的《天津市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将骗提、骗贷等行为明确为违法行为,可以进行立案处理,对于骗贷还设置了处罚权,这让我们的专项行动有法可依,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治理效果。

        天津公积金部门和民政部门已联网,目前已实现在业务办理柜台直接审查,力争今年能够实现录入信息自动比对。此外,还应加快推进全国不动产登记信息的联网,尽早实现与公安、社保、税务等部门信息共享。

        业内人士建议,对于利用城市间差异化政策进行异地套取的行为,应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公积金相关政策,来补齐“地域差”,避免各城市陷入“单打独斗”进行治理。对于那些在当地不买房或买不起房的职工,有住房需要但公积金又用不上,可考虑完善公积金政策支持租赁住房。

        (据《瞭望东方周刊》 付光宇/文)

  • 当我们老了 让TA来照顾

        一只数显手环佩戴在刘奕汉老人的手腕上,全天无间断地测量着他的血压、心率、体温等健康指标,同时将数据同步传输到子女、医生都可实时掌握的管理平台上。平时,子女在客户端上可以“视频探望”,老人“近在眼前”;若遇紧急状况,老人随时随地可一键呼救……这是近日记者在山东潍坊“户户养老”项目现场看到的情景。这个入围国家发改委“基于北斗的民生关爱重大应用示范”的项目,正试图建设一个智慧养老生态圈。

        高科技+人性化

        伴你颐养天年

        古灵精怪的“阿铁”,一边播放着传统民歌和现代舞曲,一边跟着节奏跳起舞来,引得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的老人笑声阵阵。自从两年前,“阿铁”和其他9位机器人兄弟入驻该中心以来,他们凭着智能看护、亲情互动、远程医疗等多种“绝活”赢得了老人们的欢心,在他们看来,“阿铁”们更像是能歌善舞的陪伴者,而不是冷冰冰的机器。

        老龄化时代里,“老有所依”的话题依旧沉重。一方面,年轻人肩负职场压力,无暇其他;另一方面,“空穴老人”现象日趋严重,谁来化解养老焦虑?在雄心勃勃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我国提出要打造一个年销售收入达300亿元的服务机器人产业,“阿铁”便是该计划的代表作之一。

        在北京房山阎村镇老年人服务中心,智能体测仪是老人几乎每天都会用到的“玩意儿”,他们往上一站,握住手柄,就可以看到血压、血糖等体征指标,这些指标还可被传至网络信息平台和亲属客户端,供医护人员和家人参考。

        在天津,具有远程操控功能的智能电动康复护理床的应用,不仅帮高龄、长期卧床人员告别了自主翻身、起坐的烦恼,还帮他们解决了排泄、冲洗等难题。

        政策红利+万亿市场

        引巨头纷纷抢滩

        将复杂功能“傻瓜化”,只需按下“想家宝”远程陪护机器人上的按键,视频通话就变得像看电视一样简单;一键实现的,还有“面对面”智慧养老平台,老人可以和养老机构、医生、服务人员等实现多向视频交流。

        在国内遍地开花的老龄产博会中,上述新技术、新设备不断涌现。无疑,市场刚需加上政策红利,引燃了企业热情,引爆了科技养老市场。

        去年2月,《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将智慧养老升至国家战略层面,一个超过万亿的市场空间被释放出来。由此,被视为慢热型投资的养老产业,吸引了众多海内外科技巨头抢滩入局。

        阿里巴巴在北京布置好了“智联网养老样板间”,它以智能音箱“天猫精灵”作中控枢纽,辅以高清无线摄像头、各种传感器、智能开关、LED智能灯等,老人只需要一句话,智能家居控制、语音购物、手机充值、叫外卖、音频音乐播放等片刻搞定。

        “目前中国养老格局是‘9073’,即90%居家养老、7%社区养老、3%机构养老。”深圳兆方投资掌握着多个科技养老项目,在其总裁张弦看来,借助大数据手段,为居家老人建立智慧化的O2O养老平台很有必要:当老人有需求时可随时下单,O2O平台将根据老人的实际情况数据,通过系统分类、匹配用户需求,及时派出服务人员,为老人上门提供包括家政、理疗、心理等相关服务。

        概念多于现实

        智慧养老还有长路要走

        “缺乏顶层设计,且政出多门、标准不一,严重束缚了养老企业的技术合作和市场拓展。”华龄智能养老产业发展中心理事长朱勇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有企业投入了近千万元对某医院使用的医疗信息系统进行改造,可由于标准不对接,该系统无法在不同项目间有效应用。

        此外,数据汇聚集中还有待加强。有业内专家指出,智慧养老平台建设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平台业务内容丰富,涉及多个职能部门,往往面临数据导入平台不畅的问题,且不同部门导入的数据存在量大、异构、冗余、相斥等问题。

        作为山东唯一承建“智慧养老”国家级示范项目的企业,蓝创科技董事长李立波的“户户养老”项目虽然理论上有实现“1个人服务8万人”的可能,但如何从理论变成现实,通过互联网去建设一个智慧养老的生态圈,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内智慧养老产业还处在一个市场开拓阶段,大多数项目还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或盈利模式,智慧养老‘概念多于现实’。”长期研究老年病的赵丽宏大夫说,在需求对接之外,“养老产业的生存与发展最终要靠市场收入,如何进行资本运作、资源分配等,需要一个较为复杂的商业模式,以真正启动这个市场。”而这也是化解养老焦虑,让科技承担起养老生活的关键。

        (据《科技日报》 王延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