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破冰 999名罪犯春节离监探亲

        春节期间,全国27个省份311所监狱集中开展罪犯离监探亲活动,共批准999名罪犯离监探亲。此举被很多业内人士誉为“破冰之举”。

        截至2月20日下午5点,春节期间全国999名离监探亲罪犯全部安全顺利返回监狱。这是让各地值班监狱干警非常舒心的一刻,也是难忘的一刻。某种意义上说,直到这一刻,司法部部长、部监狱局局长、各省司法厅厅长、监狱局长以及相关负责人春节期间悬着的那颗心才算真正地放了下来。

        “我一定努力改造,回报社会”

        春节前夕,重庆市涪陵监狱服刑人员刘某获批离监探亲。几经辗转,刘某回到了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下车的第一眼,刘某远远地瞧见了在村口等候他回家的女儿,那一刻对刘某来说,真可谓感慨万千,他一直紧紧地抱着女儿走着回到家,久久不愿松手。他觉得自己欠女儿、欠家庭真的太多太多。这次离监探亲更让他坚定了努力改造的决心,争取早日回家。

        监狱法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在服刑期间一贯表现好,离开监狱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监狱可以根据情况准其离监探亲。根据监狱法的规定,司法部于2001年制定了《罪犯离监探亲和特许离监规定》,对离监探亲的条件、程序、监督等做出具体规定。因为考虑维稳、不可控因素、监管安全、社会接纳程度等,除四川等个别省份外,其他省份近十年来基本停止了这项制度的执行。

        2月10日,司法部部长张军到北京燕城监狱调研,在食堂现场,他遇到即将离监人员马某某,语重心长地让马某某向家人转达问候,还叮嘱他一定要按时回来,不要把这个好政策破坏了。马某某一度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么大的领导能亲自鼓励我,这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我一定努力改造,回报社会”。

        “把人放出去会不会按时回来”

        很多监狱干警表示,这个春节过得并不轻松,或者说相当有压力。他们要严格确定离监对象,协调地方公安机关、确保服刑人员必须先到派出所报到并与亲属签订具保书,确保服刑人员离监期间全程受控。其间,他们佩戴定位腕带,每天定时接听“报安”电话,实时了解离监探亲人员的举止和行踪,同时准备安全准时收监工作等,每一项都不能掉以轻心。

        破冰之举,责任重大,说没有担忧那是假的。把人放出去会不会按时回来?社会的认同度有多高?惹点事怎么办?被害人怎么想?地方上是否配合?作为第一责任人,这些压力一直萦绕在郴州监狱监狱长杜湘宏的脑海。

        “犯人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犯人,绝大多数服刑人员都有回归社会的一天,我们应当为他们的回归创造条件。”杜湘宏说。为确保离监探亲安全顺利、效果良好,郴州监狱实行了多项具体保障措施,包括进行专业评估评测、开展离监纪律教育等。

        四川监狱系统12年来共批准了4387名罪犯离监探亲,全部安全按期返监,无一起监管事故和治安案件,无一起执法投诉,无一起不公不廉反映,为何这么多年来能一直坚持?

        2月22日,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表示,组织罪犯离监探亲是监狱法的明确规定,是监狱义不容辞的责任,是罪犯应该享有的权利,“我们如果一味地抱着‘不做事不出事、少做事少出事’的想法,不敢干事创新,不敢担当责任,那不仅剥夺了罪犯的法定权利,也放弃了改造罪犯职守,就是对事业的不负责任”。

        “出去的感受只能用震撼形容”

        如果说亲情的团聚让人感动、让人泪奔的话,每个服刑人员描述家乡的变化和离监探亲的感受时,他们感受新时代的变化所受到的教育,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做了铺垫。

        “变化太大了,回家那天,车到了家门口,姐姐告诉我家到了,我还懵着,姐姐们笑我连家都不认识啦。”朱某的家在昆明,已服刑14年,面对昆明的变化,他感慨万分:“一路上都是高楼大厦,我的脑海里还停留在10多年前。去哥哥家的路上,我还看见了地铁轻轨!”

        朱某服刑期间,父亲辞世,母亲患阿尔茨海默症,已不记得朱某相貌。“虽然她已经不知道我,但昨天嘴里又开始说着我的名字,很高兴。”朱某的哥哥说:“回来后,老母亲的饭是他喂,老母亲的脚是他洗,晚上他还陪伴着老母亲直到她睡着。”春节期间和母亲短暂相伴,让这位母亲,又重新轻唤起儿子的乳名。

        锦州监狱罪犯尚某回监说:“农村变化太大了,村里都有了路灯,道路全都是水泥路,许多人家门前都停有汽车。听说山里还有了野猪、狍子等动物,真是天蓝了、水绿了、山青了。我父母还办了‘新农合’,看病给报销。我要加快改造步伐,早日回家孝敬父母。”

        贵州都匀监狱座谈会上,四监区服刑人员吴某某说:“这次出去的感受只能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了,以前家里的泥巴小道现在都变成了水泥路,好多人家都买了小轿车;原来的茅草屋也不见了踪影,家家都是小洋楼;农村寨子里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每个人手上都有触摸屏手机;现在的变化不得了,真的感谢政府感谢警官给了我这次机会,我要抓紧时间,要更加积极地改造,早日回家。”

        许多服刑人员表示,这次离监探亲让自己再次感受到对不起被害人、家人和社会,要用实际行动表达忏悔。

        (据《法治周末》 蒋安杰/文)

  • 找个媳妇为啥这么难

        春节期间,不少农村地区出现相亲热。记者在山东、湖北、安徽等地乡村调查发现,农村大龄男青年结婚难问题突出。

        回乡女青年春节一天相亲5次

        31岁的安徽省潜山县人陈林在南京一家大型物流公司打工,春节放假回农村老家。仅到正月初三,家里就给他安排了两次相亲。初七,他又去邻近县跟一个亲戚介绍的女孩见面。

        山东临沂市河东区的李琴常常为周边村里人张罗亲事,通常一年也促不成几桩,但过年期间,她每天至少帮人安排两次相亲,“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李琴介绍,女孩子变得越来越“抢手”。“今年春节,村里有个在苏州打工的刘晓,条件不错,仅仅初三这天,25岁的她就见了5个相亲男青年。”

        女青年变得“抢手”的背后,是不少地方的农村适龄男青年结婚难。在安徽省潜山县一个2000多人的村庄,村干部告诉记者,30岁以上的未婚男性还有50多人。

        这个问题在贫困地区更为突出。在湖北南部一个2000人的贫困山村,大龄结婚困难村民共有190多人。这个村的老丁有两个儿子,在外打工,都没有结婚。“现在小儿子都40多岁了,以前还可以当上门女婿,现在更难找到对象了。”老丁说。

        有的农村地区,甚至出现利用男青年结婚难实施诈骗的案件。安徽省潜山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地去年打掉一个婚姻诈骗团伙。该团伙利用一些农村大龄单身男青年急于结婚的心理实施诈骗。“假装相亲,见面后女方均表示看中了男方。再安排同伙扮演女方的父母、兄弟姐妹、闺蜜、媒人等角色,一起去男方家做客、定亲,提出让男方给红包,骗取钱财。”

        三大原因:彩礼重、男多女少、生活流动

        农村男青年结婚难背后存在诸多原因:

        一些地方彩礼重。在山东、安徽等地农村,仍盛行“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彩礼。所谓“一动”是10万元以上的小轿车一辆,“不动”是在市区有一套房子;所谓“紫”“红”“绿”则是指人民币的颜色,1万张5元、1000张100元和若干张50元,算下来超过15万元。

        “现在村里姑娘选对象,彩礼起步价一般都得上10万元,有的还要求家里有车、城里有房,普通农民家庭很难负担。”湖北省恩施市新塘乡茆山村村民马彪说。

        在深圳一家饭店打工的山东济宁金乡县男青年李伟,今年34岁。前年,他春节回家与一个同镇的女孩相亲,双方感觉不错。但女方家里要求拿出“九万九”即99000元的彩礼钱。“家里刚刚花20多万元盖了二层楼,父亲生病又花去不少钱,肯定拿不出,就没成。”李伟说。

        过去重男轻女的“后遗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4.81,男性比女性多3266万人。记者采访的安徽潜山、山东金乡等地村庄,适龄男青年的数量都超过适龄女青年。

        外出务工的流动生活导致找对象难和婚姻不稳定。李伟说,这些年辗转深圳、珠海等多地打工没有固定下来。“在深圳肯定买不起房子,很难在当地结婚。找对象只能回家找,但见面时间短,一年在外也接触不多,所以至今仍单着。”

        即便结了婚、生了娃,如果娶的是外地媳妇儿,也依旧“不保险”。湖北南部农村34岁村民周旺结婚12年,生有3个孩子。4年前,妻子跑回湖南娘家再没回来。周旺所在村的村支书说,一些村民在外打工组建家庭,屡次发生配偶出走回老家的事情。全村有45名单身男性都出现了配偶出走的情况,占全村光棍比例超过两成。

        关注人口流动带来的新课题

        为破除一些农村地区铺张结婚,彩礼过重等问题,一些地方开始对彩礼划“红线”。比如四川金阳、山东巨野、河南清丰等多地都划定了“彩礼指导标准”,限制“高价彩礼”,减轻农村彩礼负担重的问题。

        专家提出,破解当前部分地区农村男性结婚难题,应发挥妇联、共青团等社会团体作用,掌握大龄未婚青年信息,通过婚姻介绍所、网络信息平台等载体,在镇乡、村组间举办交友联谊,增加大龄青年彼此交流的机会。

        此外,专家表示,当前随着人口流动速度加快,传统宗族熟人社会被打破后,城市对农村适龄女性的“虹吸”效果越来越突出。农村青年婚恋问题的背后还是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提高农民收入,协调地区发展的均衡至关重要。此外,在城镇化过程中,逐步改善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公共服务,为其在城镇建立婚姻家庭创造条件。 (据新华视点 张志龙 李劲峰 陈尚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