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全国人大第八位新闻发言人

        3月4日上午11时,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接棒傅莹的张业遂首次亮相,成为全国人大设立发言人以来的第八位新闻发言人。对于首场新闻发布会的表现,张业遂笑着说:“及格吧,以后还要继续努力。”

        张业遂在外交领域深耕42年,现任外交部党委书记、副部长,此前还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第9任中国驻美大使等外交职务,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外交老将。

        慢慢适应发言人新角色

        对于新角色,张业遂表示,“还得慢慢适应”。他说,对于全国人大工作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对于首次作为大会发言人亮相人大记者会,张业遂觉得“紧张肯定会有一点,但是还好,主要是心里没底。”他非常谦虚地表示,因为一直从事外交工作,所以对外交问题还是相对熟悉一些,而对国内的问题,尤其是法律方面的问题还要不断加强学习。

        为了做好这场发布会,他和团队一起,每天都要了解国内外关注什么问题,然后做好准备。准备过程中,国内外最关注的话题有哪些?张业遂说,“比如,宪法修改的关注度非常高,不仅国内关注度高,国际上关注度也高;还有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这是事关全局的重大体制改革;房地产税,人大的立法工作;还有关于外资基础性法规,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过去制定了三部外资法,现在形势有很大变化,需要做一些更新和调整。”

        兄弟姐妹都在农村务农

        65岁的张业遂是湖北人,出生于湖北天门市岳口镇一个普通农村家庭。1964年,11岁的张业遂不负所望,以全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岳口中学。

        教过张业遂语文的老师李仁康曾回忆,张业遂的语文和外语成绩特别优秀,已经初步显露出在语言上的天分。1970年,他被村里推荐到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

        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张业遂展现了出色的外语天赋和能力。张业遂大学同班同学、中国驻欧盟使团前团长杨燕怡回忆,“我们那个班大多是从外院附中上来的,张业遂不是,但他反而很快就进入了快班。”在杨燕怡眼中,张业遂不仅聪慧,还多才多艺,“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他拉大提琴还是中提琴,拉得非常好。”

        工作后,他保持着低调的风格,因为工作繁忙,张业遂回老家的次数很少,每次都是住在家中,悄然而回,悄然而去。2009年,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张业遂回乡探亲后返京,在武汉天河机场安检时,工作人员得知张业遂身份,便请他去贵宾通道,欲安排专人服务,被他拒绝。他坚持与其他乘客一同接受安检和登机。

        如今,张业遂的6个兄弟姐妹都还在天门农村务农。张业遂希望家人与其他农民一样,所以兄弟姐妹没有一人转城镇户口,更没有一个人求地方上帮忙“走后门”升学、当官。

        每次张业遂都是低调回乡,陪着母亲家人聊聊天,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偶尔在聊天时会向大家讲一讲在国外的见闻。当年,一位村民在网上看到张业遂被任命为中国驻美大使的消息后才知道,原来张家儿子当了“这么大的官”。

        香港回归仪式中方司仪

        从1988年开始,他成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一分子。美国《华盛顿邮报》曾经援引联合国工作人员的话:张业遂在联合国工作期间卓有成效地代表了中国的利益。

        张业遂的优势在于多边外交能力,脾气性格非常温和。生活中的他兴趣和爱好广泛,喜欢打桥牌和网球,还爱好摄影。然而,繁忙的公务使他没有时间去摆弄他心爱的摄影机,只有饭后马路边那片刻的散步才是他最难得的休息。

        1997年香港回归,张业遂担任香港回归仪式的中方司仪。中方现场副总指挥朱育诚在回忆录中评价称,张业遂“准确地掌握了各个环节的时间要求,令中英政权的交接仪式十分成功”。

        “能不能在7月1日0时0分0秒,准时升国旗、奏国歌,是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最重要的象征,也是整个交接仪式成败的关键,也是我们筹备工作的重中之重”,张业遂说,“因此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不管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准时地升起国旗,奏起国歌”;“以0时0分0秒为基准,来设计整个仪式的程序,采取倒计时的办法,由0时0分0秒往前推,在这之前一共有17项程序,我们把每一项程序的大体时间都计算出来”。

        2000年,张业遂由外交部礼宾司司长,调任外交部部长助理。三年后即2003年,升任外交部副部长,时年50岁。

        2010年3月9日,张业遂迎来外交生涯新阶段,成为中国第九任驻美大使。当时,在中美关系涉入深水区之时,张业遂的任命备受国际舆论关注,他用才干获得“非常能干的外交官”的评价。

        妻子也是外交官

        张业遂的妻子陈乃清也是一位资历深厚外交官。2003年,陈乃清担任中国驻挪威大使,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女大使之一;2007年,陈乃清被任命为负责朝核问题的朝鲜半岛事务特使,作为中国与其他各方进行协调等实务工作的负责人,辅佐六方会谈中方团长、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

        她不仅是“贤内助”,也是张业遂得力的工作伙伴。据介绍,陈乃清知识渊博,能力非常强,“她为人没有架子,非常随和,是一个可以交心和说心里话的人。”

        (综合红星新闻、《湖北日报》)

  • 开国大典 他驾战机飞越天安门

        林虎将军2018年3月3日晚上去世,享年91岁。

        林虎,1927年出生,俄罗斯族,山东烟台招远人。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将军衔,1994年底退役前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共和国的第一批飞行员中的佼佼者,在开国大典上,林虎曾驾驶战机飞过天安门上空;在朝鲜战场上,他曾击落过美国战机。在他70岁高龄时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曾在莫斯科成功试飞苏-27双座教练机。

        2010年3月,时年83岁的老将军曾经接受记者采访,畅谈他在军中传奇的飞行故事。

        开国大典驾战机飞越天安门

        “我看过网上的一些报道,说您的母亲是一位俄罗斯女子,是真的吗?”采访一开始,记者问道。

        “这是事实。你写吧。”林虎答道。原来,林虎祖籍山东招远,父亲年轻时闯关东到了哈尔滨,当时有一些俄罗斯富商穿越西伯利亚,进入中国境内做买卖,林虎的父亲在其中的一个家庭干苦力活儿,认识了一位俄罗斯姑娘,俩人私订终身,被东家发现后撵出家门。他们在哈尔滨街道上搭建起一座简易棚住下来,生了一个女儿,接着林虎和一个弟弟降生了。父亲为养家糊口有一年冬天在一列拉煤的列车上睡着后,活活冻死,不久,母亲和弟弟病死,姐姐被人领走,几岁的他被一户姓林的人家收养,取名林根生。

        林虎说,这些事情都是他后来听知情人说起的,自己并不知道父母的姓名,也一直没有姐姐下落的消息;在林家日子并不好过,1938年他出走参军,当起了“小八路”,“林虎”是部队领导给他起的名字。

        林虎与飞机结缘,是日本战败后的事情。当时,东北有一个日本航空联队来不及撤离,包括20多架飞机和30多名飞行员及200多名地勤、医护人员,共产党军队接受了他们的投降,前提是他们必须传授飞机驾驶和维修技术;不久,我军抽调110人成立了航空大队,师从日本飞行员学习飞行,林虎是其中一个。

        1946年3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在吉林通化成立,这是解放军历史上的第一家航校。正是在纷飞的炮火中和艰苦的条件下,东北航校为即将诞生的共和国培养了第一批飞行员。林虎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在开国大典上,林虎驾驶的战机在第一队列中飞过了天安门上空。

        朝鲜战场上打下美国战机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宣告成立,司令员刘亚楼曾是东北野战军的参谋长,也当过东北航校的校长。空军虽然成立了,但还没有一支正规的作战部队。林虎说,空军成立后,所用的飞机除了在地面战争中缴获的少量美式飞机外,大部分飞机是苏联援助的。

        1950年5月1日,四野解放了海南岛后,三野也攻占了舟山群岛,然而,退居台湾岛的蒋介石却派出国民党空军连连空袭东南沿海。在此情形下,催生了共和国年轻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四混成旅。

        混成旅成立不久,朝鲜战争爆发,林虎奉命前往北京空军司令部,出任某师九团副团长,率领30多架米格-15战斗机,与该师其他力量一道,飞赴朝鲜战场,与美军作战。其间,他击落击伤了2架美国战机。

        击落美国战机是在1952年12月25日,当时我空军的100多架战机正面迎战美国的200架F-86战斗机,林虎在追逐一架敌机时,对方突然减速,让他冲到前方,企图从后方射击;林虎做出快速反应,来了个侧转耗掉速度,又迅速转到后面“咬住”敌机,开炮打飞了其半个机翼,眼看着F-86战斗机冒着浓烟栽向地面。

        抗美援朝胜利后,林虎升任空军某师师长。当时他才27岁。

        70岁在莫斯科试飞苏-27

        1997年夏天,离休后的林虎将军70岁了,作为中国珠海国际航展的顾问,前往俄罗斯参观莫斯科国际航空展。

        当时,俄罗斯试飞院副院长科沃丘尔提出,要与林虎一起飞俄罗斯新造的苏-27双座教练机,因为他的父亲和林虎是朝鲜战争中的老战友,所以很想和林虎一起飞行。

        办好手续之后,林虎坐到了驾驶舱里,科沃丘尔坐在他后面的副驾位置上。在30多分钟里,林虎完成了整套飞行动作,包括空翻筋斗、半筋斗翻转、横滚等动作,难度最大的是将机头垂直竖起,仿佛愤怒的眼镜蛇绷直身子,向上探头一般。这一动作名称就叫“眼镜蛇”,对飞机的性能和飞行员的驾驶水平要求很高,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机坠人亡。

        “您当时紧张吗?”记者问道。“开始时有点紧张,后来很快就适应了。”林虎说。

        (据《海南日报》 陈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