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个税改革 关注“账面”更关注“全面”

        财税体制改革不是解一时之弊,而是着眼长远机制的系统性重构。更精细地计量公众真实可支配收入,让征税关注“账面”,更关注“全面”。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一句“将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引来广泛关注。每一次提升起征点,都会惠及不少人,但随着全社会收入水涨船高,优惠面又会不断缩小。7年没调起征点,壮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又有了新的“税收焦虑”。这届两会上,越来越多的代表委员聊起个税那些事儿。丁磊委员“晒”了员工账单,董明珠代表算了家庭教育账,都关注着个税起征点,指向公众的收入和生活水平。

        据财政部统计,2017年个人所得税同比增18.6%。个税增速连年跑赢人均收入增长,这一方面说明更多中国人富起来了,个税税基不断扩大,同时也在提示:要实现调节收入的初衷,个税税制应该与时俱进。这一次,“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的新提法,也意味着或将有范围更大、实惠更多的个税抵扣。

        一部个税起征点的调整史,就是一部中国人逐渐富起来的历史。1980年,改革开放伊始,个人所得税起步,当时的费用扣除额标准是800元。但彼时,我国职工月平均工资才64元左右,交税的主要是在华工作的外国人。到了1993年,国内公民正式开始交个税,但月薪能达到800元的也不过1%上下。但到了2004年,60%的人月薪达到800元以上,正是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助推了经济高速发展,也让个税改革驶入快车道,才有了2005年、2007年、2011年三轮密集的个税调整。

        这一次,个税起征点能提到多少?答案还没揭晓。根据税收法定原则,调整起征点必须进入立法程序,需要科学论证,也会根据征求意见适当调整。但根据以往经验,可以确定的是:交纳个人所得税的人群将减少不少。交的税少了,钱袋子鼓了,消费自然更有底气。起征点的提升,将直接刺激消费、拉动内需,也能间接增加对劳动者的激励,提升就业率。

        起征点的提升,无疑有助于中等收入群体的壮大,但值得重申的是,分好财富的蛋糕,起征点并非提得越高越好,而应在公平与效率的最优解处下刀。一方面,国家财政与个人财富之间需要平衡,国家财政是全面发展的重要保障,某种意义上讲,把税金花在刀刃上,惠及全体人民,比收税更为重要;另一方面,为了让个税真正起到调节收入分配、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起征点也需要根据居民收入水平科学理性确定,让实际经济福利向中低收入者倾斜。除了调准个税起征点,落实个税抵扣,乃至降低间接税税率,都十分重要。

        总而言之,财税体制改革不是解一时之弊,而是着眼长远机制的系统性重构。更精细地计量公众真实可支配收入,让征税关注“账面”,更关注“全面”,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才能有更坚实的物质基础。

        (据《人民日报》)  

  • 过期药回收需要“长效药箱”

        新闻背景

        过期药品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当普通垃圾处理的过期药品可能会污染土地、水源,破坏生物链。多数居民只是随手扔弃,把过期药当普通垃圾处理。即使居民有觉悟处理过期药,如何处理又是个大问题,不仅回收箱很难觅见,即使偶有发现,大多尘封已久,或者有回收无处置,居民的热情顿时锐减。

        (3月5日《北京青年报》)

        为了走出过期药回收困境,不少地方出台了一些好办法或“金点子”。比如由广药白云山首创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免费更换)”公益项目走入第十几个年头,在广州等地已初具规模,赢得市民的点赞。早在2009年,上海就规定全市3800多家大小药店今后必须全部配备回收过期药的小药箱。此外,用旧药换新药、给药店发放补贴等好做法,也在一些地方得以试行。    

        但好办法再管用,也属于地方独创,难以复制到其他地方。且只要过期药回收不属于法定职责,没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和统一的流程,再好的短期举措,也可能遭遇不受待见的尴尬局面,药企、药店与民众配合是觉悟高,不配合也不应该受到指责或处罚,因此这方面再好的创新,也只能管用一时。可见,过期药如何回收,缺乏的不是短期举措,不是自由发挥,而是由规则建立起来的长效机制。    

        但恰恰在规则与机制方面,却存在回收责任不清、渠道不畅、程序不规范等诸多问题。由谁负责牵头,怎么转运,到哪里销毁,随意扔弃该如何处理、责任单位不作为怎么问责、过期药知识宣传教育如何组织实施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过期药回收靠临时决策,靠单位和个人自觉,当然难以持续,也难免导致推诿和回避。    

        建立统一的过期药回收机制,完善相关法规是当务之急。让过期药回收成为法定职责,成为公民的基本素养,成为有章可循的一件事,方能从根源上解决好这个问题。(据齐鲁网)  

  • 规则意识当成现代文明的通行证

        新闻背景

        最近,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就“规则意识”联合问卷网,对2001名受访者开展了一项调查。69.0%的受访者感觉人们的规则意识比过去增强了。62.4%的受访者建议人们从生活细节入手,从小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61.0%的受访者建议学校给予正确引导。据悉,被调查者以70后、80后、90后为主。

        规则意识是人们发自内心、以规则为自己行为准绳的意识,而不是简单地依照规则。当它被郑重地提出,无疑是因为在当下要直面两个现实:一是规则意识在现代文明语境下,越来越被推崇,二是在现实中,规则意识仍处于相对尴尬的境地。

        就前者来说,以法治为主旋律的现代文明,本身就是以各种规则为基础的,对规则意识给予何等程度的强调,都不过分;而关于后者,类似闯动物园、阻停高铁、景区刻字等热点事件,无不说明规则意识在一些人内心可谓淡漠,而比照我们身边的现实,插队、随意闯红灯、随地吐痰等现象,又足以说明,规则意识的缺失,依然是国人的通病。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规制的倒逼,规则意识逐渐成气候,但并不意味着已蔚然成风。    

        规则意识的淡漠或者说缺失,这又显然不仅仅是关乎个人素质的问题,往大了说,这是阻碍社会文明进步的硬伤,因为,没有被广泛认知和接受的规则意识,契约精神就不可能成为社会主流,没有契约何谈文明;往小了说,规则意识的有无,将直接影响每个人的生活。

        规则意识的形成和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面对人性先天逐利冲动和社会制度的种种漏洞,从朴素的良好愿望到现实,建立全民规则意识,它需要长期的社会培养和训练,才能建构以认同为基础的规则意识。在此次的调查结果中,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应从生活细节入手,从孩子抓起,以学校培养为主。

        总而言之,规则意识当成为现代文明的通行证,每个人都将置身其中,成为规则意识的实践者、受益者。

        (据《北京青年报》)  

  • 阅微

        @南方网

        网售处方药监管技术要跟上

        食药监总局近日提出我国不能放开网售处方药,但处方药违规零售却从网络扩展到手机APP,让监管更加挠头。监管部门必须强化监管,对通过网络售药的网店、实体店、手机APP等进行常态化检查;畅通举报机制与渠道,加强宣传,鼓励患者积极举报;对违反规定的网络售药者加大处罚,提高违法违规成本。要提升监管技术,比如,利用信息化技术和手段,对涉嫌违法违规的药品信息和交易进行全网搜索,对违法违规行为,系统自动截图、自动分析、自动取证打包。如果监管继续乏力,患者仍可能被网络售药谋财害命。

        @长江网

        完善DNA数据库是打拐最优路径

        日前,吴先生与失散24年的儿子团聚,身份通过DNA比对得以确认。无数失散孩子家庭的再聚首,除了公安部门的摸排解救及社会各界的倾力配合,打拐DNA数据库的运用,功不可没。不过,眼下的DNA数据库似远未囊括所有失散孩子的信息。亟须建立全国性的家庭新增人口强制申报制度:除具合法手续的初生儿及抱养儿童外,其余人等采集其DNA样本,并载入全国联网的数据库备查。相信DNA数据库一旦实现实时更新,必然有助于离散家庭在第一时间团圆,而不再经受数十年等待的煎熬。

        @钱江晚报

        换个思维看本科学历公厕管理员

        近日,武汉市一事业单位要招公厕管理员,最低学历要求为本科。网友质疑招个本科生管厕所,有点大材小用了。其实,公厕管理员不是清洁公厕的。再者,谁说管公厕就没有技术含量了。这种管理员恰恰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在公共管理领域,类似的岗位很多,如园林管理员、社区服务人员,不可能每个岗位都拿出事业编制来解决问题。政府不妨尝试服务外包的方式,由市场来决定用什么样的人,争议就会小很多。拿武汉这次招的公厕管理员的事说吧,公开招聘以后,估计又得抢破头了,可是这种热度究竟是冲管理公厕的职业热情去的,还是冲事业编制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