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韩国“国民诗人”被控性骚扰

        韩国当代文坛最著名的诗人高银近日被指控性骚扰。高银已经84岁高龄,他的一生都与韩国历史交织,他的人生与战争、死亡、出家、解放、民主运动、入狱等诸多经历纠缠,并由此催生创作了他最为杰出的长诗《万人谱》,因此得来韩国“国民诗人”的赞誉。这些年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

        事发后高银在一份声明中断然否认这一指控,并称“未做过任何使妻子和我自己蒙羞的事情”。但该事件影响已经在扩散。高银的11首诗歌将被从中学课本中删除。此外,首尔市政府已决定关闭一个以《万人谱》命名的图书馆。

        指控品行不端已有数十年

        高银1933年出生在韩国全罗北道群山市,当时朝鲜半岛正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他曾在1952年至1962年出家十年,还俗后积极投身民主自由运动,曾四度入狱。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由此写下叙事组诗《万人谱》,这首组诗历时25年,包括4001首诗歌,写了5600个人,完成后长达30卷。

        然而在作家晚年,他的文学帝国因为丑闻走向解体的边缘。

        56岁的韩国女作家崔莹美站出来揭露高银涉嫌性骚扰。在去年12月出版的《野兽》中,崔莹美以长诗的形式控诉了高银。崔莹美表示高银的性行为不端在文学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许多女性,包括年轻作家、编辑和出版商,都被他的“坏习惯”所伤害。

        她说自己第一次看到高银品行不端可以上溯到上世纪90年代早期,她和一群女性作家同伴以及高银在首尔塔洞公园附近一个简陋的小酒吧里,高银当着大家的面解开裤子,甚至朝几个女作家喊叫,让她们来帮助他满足“他可怜的性欲”。

        崔莹美表示,文学界的年轻女性尤其容易受到高银的伤害。因为高银是文坛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杰出人物,初入文坛的年轻作家没有人敢透露他在这方面的品行不端。

        “高银这样的人一般来说都担任重要文学刊物的编辑委员会成员,有抱负的年轻作家想要发表处女作或者出版自己的书籍都要通过他们。如果拒绝他的请求,他完全可以对这些年轻作家加以报复,不出版他们的作品。” 崔莹美表示,“文学圈的阶层使年轻作家不敢打破沉默,揭露他们遭受的一切。”

        11首诗将从韩国课本撤下

        高银的英国出版商尼尔·阿斯特利提供给《卫报》一封高银的声明,在声明中高银否认了对他的指控,“在韩国,我只能等待时间的流逝让真相显露出来,解决争议。然而,对于我的外国朋友来说,事实和情况并非唾手可得,我必须申明,我没有做任何可能使我妻子或我自己蒙羞的事。我现在唯一能说的是,我相信,以我作为一个人和一个诗人的名誉,我的作品会继续下去。”

        阿斯特利表示,高银上月入院进行肿瘤治疗,现在正在恢复期。他补充说,目前韩国媒体对于高银的指控“仍然是基于一个人的个人言论,没有其他方面的证据支持。”

        虽然目前还没有定论,但舆论压力已经足以让这位著名诗人不太好过。上个月,他从韩国先进科学技术研究院和檀国大学特聘教授的岗位上被解聘。他的11首诗,包括《花儿》和《一定的快乐》,将从中学课本中删除。韩国顺天乡大学教授吴允晟认为,从教科书中删除高银的诗歌是一种必要措施,“学生被教育应该成为一个好公民,拒绝性犯罪。如果高银的诗歌在他被证实存在性骚扰罪行后仍在课本中存在,那该怎么办?”

        面对性骚扰指控,高银说他的同事们误解了他的意图,说他为这些误解感到非常遗憾。“我试着鼓励年轻作家。”一家日报援引他的话说,“如果我的行为按照如今的标准被认为类似于性骚扰,那么我想我做错了,对此我感到抱歉。”

        (据澎湃新闻 杨宝宝/文)  

  • 潜伏在水下洞穴的玛雅秘密

        近日,一个名为玛雅文明水下洞穴探索的项目团队发表声明称,经过几个月的研究,考古学家和潜水员在玛雅文明的摇篮——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发现了一条连接两个水下洞穴的通道。该通道长达347公里,或许是世界上最长的被水淹没的洞穴。

        玛雅文明水下洞穴探索项目的领队、水下考古学家吉列尔莫·德·安达表示,这一发现将有助于了解神秘的玛雅文明。

        洞穴意味着什么?

        一个水下的洞穴和玛雅文明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公元前约2500年,玛雅人就已定居在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伯利兹以及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西部地区。公元前400年左右,他们建立了早期奴隶制国家,公元3世纪至8世纪为繁盛期,此后开始衰落并最终湮没。

        玛雅文明是南美洲古代印第安文明,由印第安玛雅人而得名,是美洲古代文明的杰出代表。它建立在喀斯特地貌之上,这种地貌主要由柔软的并且可溶于水的石灰岩构成,地下有数以万计纵横交错的洞穴。

        洞穴和深井在玛雅人的宗教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美国加州大学的考古学家霍利·莫耶斯在阅读了大量有关玛雅文明的书籍后发现,洞穴是一个在玛雅艺术和文学中反复出现的题材:它们被画在陶罐上、被写在诗歌里、被刻在石碑上。玛雅人认为,每一个洞穴都通往地下世界——“希泊巴”。“希泊巴”是古代玛雅语,意思是“恐惧之地”,是玛雅神话中的阴间。玛雅人把洞穴看作是到达阴间的“地狱走廊”,而不是人类居住的地方。

        虽然洞穴和玛雅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由于这些洞穴黑暗狭窄,深不见底,考古学家最初不相信这里还会有古代玛雅人活动的遗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不厌其烦地绘制巨型金字塔的地图、测量华丽宫殿的规模、临摹石碑上的象形文字,却忽略了神秘的洞穴。

        直到1959年,一位导游无意中进入了奇琴伊察(位于今天墨西哥尤卡坦州南部)的一个洞穴发现了充满陶罐的密室,被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报道后,考古学家们才意识到这些年自己遗漏了些什么,开始把目光聚焦到玛雅的洞穴上。

        他们在尤卡坦半岛挖掘出很多古玛雅洞穴,这些洞穴中有迷宫般的石制寺庙和金字塔,甚至一些洞穴还位于水中。考古学家称,他们发现洞穴中的寺庙格局非常接近水域,甚至一些寺庙还位于水下。

        洞穴揭示文明消失原因?

        随着对洞穴调查的深入,考古学家连续在数百个洞穴中发现了大量玛雅宗教祭祀仪式的痕迹。

        他们将从洞穴中提取的玛雅遗物进行碳14测年后发现,洞穴入口处遗物的年代几乎覆盖了公元250年到900年的所有时间段;然而,洞穴主厅室附近幽深且黑暗的地方,遗物的年代只能追溯到公元800年到900年之间。这就意味着,在公元800年到900年之间,玛雅人突然频繁进入洞穴的最深处举行宗教仪式。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玛雅人已经有了用于祭祀的金字塔,为何还要到洞穴中举行祭祀呢?

        莫耶斯研究发现,玛雅人认为“希泊巴”住着危险邪恶的恶魔,但也住着可以给他们带来幸运的雨神恰克,而洞穴深处是玛雅人祈求雨水的地方。

        在公元800年到900年之间,玛雅城市遭遇了连续的干旱,因而对雨水极度的渴望,使玛雅人不惜涉险深入洞穴,举行极端的活人献祭来取悦雨神。而这段时间,正好对应了古玛雅时期的尾声,所以莫耶斯认为,干旱才是导致玛雅文明衰亡的主要原因。

        这个文明独特在哪儿?

        玛雅文明如此独特,玛雅人没有金属工具,从未使用车轮和大牲畜,他们在“三无”条件下从事农业生产,建造宏大金字塔、宫殿以及其他公共工程。

        玛雅历法测算的地球年为365.2420天,现代测算为365.2422天,误差仅0.0002天,也就是说5000年误差仅一天;测算的金星年为584天,现代测算为583.92天,误差每天不到12秒。

        玛雅人至少在公元前4世纪就掌握了“0”这个数字概念,比中国人和欧洲人早了800年至1000年。玛雅人创造了20进位制计数法,数字演算可沿用到400万年以后。如此庞大的天文数字,只有在现代星际航行和测算星空距离时才用得上。

        精确的天文历法和数学,那种令全世界景仰的文明艺术,都远超出当时印第安土著几近原始生活的实际需求。难道真的像有些人说的玛雅人是外星人的后裔吗?一切都还是个谜。

        (据《科技日报》 陆成宽/文)  

  • 共享单车退出法国 竟是败在小偷手下

        春节刚过,一家香港共享单车品牌就宣布退出法国市场,原因是投放的单车遭到大量偷盗及破坏,无法继续维持业务。

        据法新社2月25日报道,香港无桩共享单车Gobee24日发表声明宣布,由于该公司投放的单车遭到大量偷盗及破坏,无法继续维持业务,决定退出法国市场:“该公司仅在巴黎就推出2000辆自行车,在法国拥有约15万名用户。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对我们单车的大规模破坏却成为了很多未成年人的新娱乐活动。”

        该公司表示,超过1000辆共享单车被盗或被人据为己有,近3400辆共享单车被破坏,警方收到近300宗投诉,工作人员需要对近6500辆单车进行维修。

        因此Gobee表示,这种严峻情况使其无法再将业务维持下去,不得不退出法国市场。“我们很遗憾、也很失望地认识到,一些人的做法会毁掉这样一个美丽又有希望的项目,除了关闭在法国的业务外别无选择。”

        据了解,Gobee单车从2017年秋季开始进入巴黎、里尔、兰斯等城市,车身为苹果绿色,通过手机App来定位车辆,通过摄像头扫描解锁,费用约为每半小时0.5欧元。

        法国《欧洲时报》报道称,Gobee是最早试水法国市场的共享单车品牌,在它之后,中国大陆最大两家共享单车品牌ofo和摩拜也进入法国,此外还有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Obike单车等。

        不过,无桩式单车在法国遭遇麻烦,即偷盗、隐匿、破坏、App失灵、乱停乱放等问题,在运河底甚至房顶上都出现过共享单车的踪影。(据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