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中南海“化冰” 中办气象一新

来源: 北京文摘     2018年12月27日        版次: 02     作者:

    1981年中共中央书记处成员合影。左起:习仲勋、方毅、谷牧、杨得志、胡耀邦、万里、姚依林、余秋里、王任重

    中南海勤政殿

    1978年12月,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12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胡耀邦任中共中央秘书长,胡乔木、姚依林为中共中央副秘书长,负责处理党的日常工作;任命姚依林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免去汪东兴的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

    自1954年7月起,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办公室秘书的苏维民,在三中全会闭幕不久即得到平反。1979年3月1日,他回到阔别14年的中南海,直到1994年离休。他曾撰文回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南海里中央办公厅的工作情况。

    238名中办干部得到平反

    “文革”以打倒“彭罗陆杨”开始,杨尚昆首当其冲,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时,因当时中央主要领导人在1978年11月中央工作会议上仍然坚持杨尚昆“在私录毛主席谈话的问题上犯有错误”,需要复查,因此,为杨尚昆和中央办公厅平反被迫拖了一段时间。经过认真复查,事实证明林彪、江青一伙强加给原中央办公厅和杨尚昆等同志的一切罪名,包括所谓“私录毛主席谈话”全属不实之词。1980年10月23日中央办公厅文件印发全党。文件指出,中办干部“文革”中受到迫害,仅立案审查现已平反的就有238人。这238人中包括我在内。现在,正式给我平反了。

    与此同时,对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的处理十分慎重。党组织认为他们绝大多数是可以信任的好同志,虽然执行了“四人帮”的路线,但属于被迫执行任务。当然,在“文革”被否定以后,不再适宜担任原来的职务了,要重新分配工作。

    在重新分配他们工作时,一般考虑到他们的工作经历和特长,按照原来的职级安排适当工作。但即使这样也不免触及他们在某些方面的既得利益。那时,个别人牢骚满腹,不断要求新的中办领导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相反,一些老同志、老领导复出以后,都是不计得失,处处做表率。一个星期天,我因一件事打电话咨询军委卫生部,接电话的是时已78岁高龄的贺诚部长。我很惊讶,这位老部长很平静地说:“今天是我值班,有什么事你请讲”,并认真地答复了我的问题。

    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办公厅发出的第一份文件是关于停办五七干校的通知。接着又发出第二个文件,关于恢复电话39局的通知。“文革”中,39局被划归警卫局作为该局的一个处级单位,现在要回到北京市电信系统,多数人不愿脱军装,顾虑待遇下降,为此要做细致的思想工作。

    “文革”开始后,中办的调研机构“后楼”即被诬为“烂摊子”而撤销。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后,为了适应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在邓小平和胡耀邦、胡乔木、姚依林等领导的关怀下,决定在原中办秘书局研究室的基础上,增调一批人员并与国务院研究室合并,成立中央办公厅研究室。1979年4月,中办研究室正式成立,这是中办的一项重大拨乱反正。

    十年内乱,文风不正。一些中央文件空话、套话连篇,政策互不衔接,政策规定和相关法律抵触,文件没有标题,一律是“通知”。转变文风,规范发文制度是中央办公厅秘书工作的主要职责之一。为此,从那时起“文件把关”就成了“文革”前没有、三中全会以后新增加的一项经常工作。

    当时,大量群众上访要求平反冤假错案、落实政策。中办信访局的力量虽一再加强仍然难以应付,后来胡耀邦决定从中央机关临时抽调1000名干部参加信访工作,认真听取上访人员的倾诉,并陪同他们返回原地,帮助各地党政机关实事求是地解决他们的问题。随后,又召开了全国上访工作座谈会,胡耀邦到会讲话再一次强调要尽快为冤假错案平反。此后,上访高潮逐渐平息。

    “文革”中,许多单位被“砸烂”,停止活动,房子被别的单位占用,现在恢复工作却无处办公。例如中央宣传部恢复后,就曾先后临时安排在钓鱼台国宾馆和中南海新建的301号楼办公。解决“文革”中乱占房子造成的遗留问题是当时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开会喝茶要自掏腰包

    我回到中办时,中南海内正大搞土木工程,即所谓“五一九”工程,中南海内俨然是个大工地。工程虽已接近尾声,但环境杂乱无章,道路泥泞难行,根本不像是机关的样子。

    当时,中央秘书长、副秘书长和中央办公厅几位领导同志就安排在“文革”时期汪东兴办公的丙楼办公。丙楼是一座三层建筑。当时二、三两层被中央专案组占用,专案组虽已停止工作,但是房间内堆积着大量文件材料,人去楼未空,能够使用的只有一层。胡耀邦、姚依林、胡乔木和中央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冯文彬,中央办公厅副主任邓力群、邓典桃,都挤在一层南侧的几间房子里,两人共用一个卫生间,办公条件非常简陋。

    那时我国财政经济十分困难。国民经济困难的严峻形势,也反映在中南海内。那一段时间,中央召开各种会议,只招待一杯白开水,如果你想喝茶要收茶叶钱2角,没有带钱就记账以后补交。这个规矩直到1982年后才取消。中央召开小型会议,不安排住宾馆或招待所,而是在中南海内挤,勤政殿、丙楼、152楼、202楼和警卫局大楼都住过各地来京开会的同志,杨尚昆从广东来京参加会议也住过勤政殿。一幢房子既办公又是招待所也是前所未闻。中央召开会议就餐收费也根据工资高低不同而有所不同,无论与会人员还是会议工作人员,月工资百元以下的每人每日收4角,百元以上者则一律每人每日收1元。

    1980年3月8日,中央书记处正式在中南海改建后的勤政殿办公,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姚依林,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冯文彬、邓力群的办公室也随之由丙楼搬到勤政殿。

    胡耀邦到勤政殿办公不久,想到“文革”后许多老同志被整或靠边站,从那时起再也没有来过中南海,他们可能有许多话要向书记处的同志倾诉,就决定每逢星期日勤政殿敞开大门,欢迎老同志们来做客、谈心。一个月以后,为庆祝五一劳动节,又正式以中央办公厅名义发出请柬,邀请在京各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参观中南海毛泽东主席故居。

    (据《百年潮》 苏维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