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民营男科“高科技” 净给患者下套

来源: 北京文摘     2018年12月27日        版次: 09     作者:

    博尔肽场效消融治疗、阿尔法机器人治疗仪……这些听起来“不明觉厉”、充满“高科技”色彩的治疗项目,是当前一些民营男科医院吸引患者的重要招牌。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一次治疗动辄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高科技”项目性质可疑,医疗效果难以评估,有的甚至加重了患者病痛。

    10天花了7万多元

    当前,一些民营男科医院推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医疗广告:博尔肽场效消融治疗“利用高能聚焦电流场产生的强大电场能,驱使组织细胞内带电粒子产生运动,这一过程包括热效应与排毒效应等”;阿尔法机器人性功能治疗仪是一款“集远红外热疗、磁疗、震动按摩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现代理疗仪器,完美实现了人工智能AI与医疗技术的无缝对接”……

    不少患者反映,这些“高科技”诊疗方式费用高昂。“10天已经花了7万多元”,28岁的董先生在河南一家民营男科医院做了两个手术,并接受了博尔肽场效消融治疗和阿尔法机器人性功能治疗仪治疗。医院开具的发票显示,博尔肽场效消融治疗一次需要近6000元,阿尔法机器人性功能治疗仪治疗一次需要七八千元。

    有患者表示,类似的治疗手段都价格不菲。例如,科特微波治疗仪一小时需要近5000元,BPP超能治疗仪45分钟需要1000多元。

    收费高昂的治疗项目效果如何?在网络上,大量患者询问所谓博尔肽治疗的可靠性,吐槽效果不好。有患者反映,进行了这类治疗后,有的甚至病痛加剧,不得不再去公立医院补救。董先生治疗近半年发现没有效果,于是到公立医院治疗,医生说他不应该轻信广告做不靠谱的治疗。

    上海长海医院泌尿外科专家告诉记者,所谓“博尔肽”“阿尔法机器人”等技术没有科学依据。比如用所谓电场进行治疗就是一例,静电对人体有害,长期在静电场内,会产生焦躁不安、头痛、胸闷等症状。各大公立医院男科都未允许使用这些仪器,更谈不上作为治疗仪器使用。

    假借权威人士做代言

    一些民营男科医院广告投入巨大,每年投入网络医疗广告费用少则数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

    一些医院公然假借权威人士的名义做代言。中国男科学界泰斗郭应禄院士,中国性学会会长、北京大学第三人民医院男科主任姜辉等,都曾抱怨有几十上百家民营男科医院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官网挂其照片吸引患者。

    业内人士介绍,一些男科医院先夸大病情,恐吓病人,先以低价吸引患者上钩,再以各种疗效不确定的高科技治疗方法为幌子,吸引患者就医收取高额费用。

    曾在民营男科医院从事客服工作的小张介绍,客服会针对不同的消费者有针对性地施展“话术”:对怀疑自己不健康的患者夸大危害;对患有罕见病到处求医问药的患者努力给希望;对患常见病症的,大力宣传医院专业、权威。

    多位患者表示,听到各类“高大上”的治疗项目就相信了医院和大夫的“专业”,觉得“花了高价一定能治好病”。

    记者暗访发现,在一些民营男科医院,通过各种“高科技”包装,普通小手术立刻“身价倍增”。以包皮环切术为例,一家男科医院把这一手术分成传统型、激光、韩式等5类,价格分别为300元、600元、1200元、1500元和2860元。该院医生称,价格不同主要与手术方法有关,价格高的属于微创无痛手术,甚至还能避免术后拆线的疼痛。其实这个手术大约20分钟就能完成,一周左右伤口就会愈合,是一个常规小手术。

    术后治疗有更多的“高科技”项目登场,高额的治疗费用往往在这一阶段产生。患者小杨在一家民营医院做手术后,还接受了红外线照射和微波治疗,花了近1万元。“一个月了还不见好,只好去公立医院检查,才知道这类手术整个下来只需要1000多元,不需红外线治疗,花了好多冤枉钱。”小杨说。

    多位男科专家表示,民营医院一些高科技手术和治疗项目有过度包装嫌疑,“很多诊疗项目是我没有听说过的。”姜辉表示。

    一些搜索引擎是帮凶

    从最初的张贴小广告到后来在电视台做广告,再到现在在互联网平台发布广告,一些民营男科医院涉嫌违法发布医疗广告、夸大疗效等问题一直屡禁不止。浙江鑫目律师事务所律师章李表示,我国广告法等法律法规已明确禁止医疗广告夸大疗效,医疗广告的内容不得与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说明书不一致。

    民营男科医院主要是通过在搜索引擎购买关键词、竞价排名等方式在网上作推广,用咨询的方式诱导患者,这类广告的隐匿性和分散性加大了有关部门的查处难度。律师建议,市场监管部门、卫生管理部门、互联网监管部门等应当展开联合监管,避免由于多头监管使其成为空白地带。

    (据新华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