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梦回万里 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连载七

刘少奇对新中国国防建设的贡献

来源: 北京文摘     2018年12月27日        版次: 14     作者:

    刘源/著

    人民出版社2018年8月版

    建议“两弹一星”由周总理亲自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父亲逐渐将工作重心放在党的建设、政权建设、经济建设、思想建设上。我认为,他也是有意在军队建设方面疏离了一些。抗美援朝时,毛泽东先后委托林彪、周恩来、彭德怀主持中央军委日常事务,但许多工作仍由刘少奇主持。例如,组建和装备中国的防空兵、空军、海军,是刘少奇在建国前的1949年6月至8月,赴莫斯科直接向斯大林提出,并当场得到满意答复。

    1954年9月下旬,中央军委不设置副主席,刘少奇、周恩来就没有再任中央军委职务。从1943年3月起,父亲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共11年半,并主持过军委工作。他任职期间,是人民军队发展壮大、革命战争胜利进程和国防建设突飞猛进、成效最为卓著的时期,也是中国现代军事和军队在世界上崭露头角、为世界所公认的最重要时期。

    不担任中央军委职务后,在军队的领导和管理上,父亲不具体过问。但当军队需要,比如说军队思想政治工作、干部教育、军队党建发展等,他总是认真尽力,一丝不苟。对国防建设、军事战略以及战争问题,刘少奇的关注从无丝毫放松,决策和工作从无懈怠。

    譬如,关于“两弹一星”,是刘少奇向毛泽东建议,单靠部长或副总理都抓不上去,必须由周恩来总理亲自管,并决定建立专门的政府机构。

    我的大哥和二哥从苏联留学归来,一个到偏远艰苦的内蒙古,献身原子弹、氢弹的研究生产;一个穿上军装,投身导弹、卫星火箭的研制。早年时期,父亲为革命战争,被迫诀别爱妻,舍弃儿女;晚年时期,父亲为国防建设,贡献出自己的两个爱子,了却心愿——父“卫黄”,儿“保华”!

    总负责援助越南全面周到

    有些更大的事务,在中共中央一直是由父亲总负责,至今鲜为人知。仅举援助越南、抗法抗美大事。

    1949年12月,毛泽东赴苏联访问,刘少奇再次代理主席。不久,周恩来也随去莫斯科谈判。忽闻广西边防急报,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来访。刘少奇和朱德很是惊喜,下令以最高规格,“热情接待,周密护送来京”。

    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越南,胡志明立即派两位特使持亲笔信来北京。1949年12月28日,父亲起草中共中央致胡志明电,同意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两次与军委办公厅主任罗贵波面谈,派他赴越南当中共联络代表,持刘的亲笔信出发。此时,胡志明已请长假,“赤足步行”亲来中国,在崎岖山间走了17天,见到边界上的解放军战士,高兴得又抱又亲。战士们听说这位老爹是越南主席,不敢相信,马上速报。

    1950年1月30日,隆重欢迎胡志明主席。胡讲述了越南状况,提出援助要求。刘、朱当场盛赞胡,对援助要求“给以满意的答复”。2月3日,送胡志明访苏,去见斯大林、毛泽东、周恩来。

    自此,父亲一直总负责援助越南。他与韦国清面谈,委派其任援越军事顾问团团长。刘给胡的信笺电报不下百件,以至军队怎么编,物资怎么运,根据地怎么建,边贸与援助怎么区分,群众生产生活怎么抓等,全面周到。

    朝鲜战场缴获美军装备赠予越军

    首先,就是要打通接壤的边界。父亲亲手修改作战方案:不仅打通广西,还加上云南。刘少奇委任陈赓为中国共产党全权代表,入越南帮助。9月至10月打了大胜仗,消灭法军8000多人,解放5市13县750公里边境。

    这时,我抗美援朝开战,更引起法国的恐慌,开始调集大军决战。陈赓调入朝鲜任志愿军副司令员,韦国清援越指挥作战。

    在听取韦国清汇报后,父亲敏锐地察觉到越南西北高原的战略地位,若占领后我将与北越连片,滇越铁路疏通,援助力度大增,兵锋利指平原。1951年9月,刘少奇当面向秘密访华的胡志明提出“西北战役”重大战略建议。胡惊喜瞠目,泪流不眨……刘即派罗贵波兼军事顾问团工作,韦国清全力帮助越南建立正规军。

    1952年,父亲指示罗贵波提请越南党:“注意解放老挝。这将在战略上有价值,目前又是敌人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胡志明高度赞同一致,对中越双方来说,这一“西北战略”,浓缩为刘的一句话:“帮助老挝解放,甚为重要!”

    此时,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全换苏式装备,在朝鲜的陈赓联署彭德怀请示军委:缴获大批美军装备如何处理?刘少奇商毛泽东、周恩来后,将绝大部分赠予越军。

    1953年冬至1954年春发动旱季进攻,越南新建的几个师正规军,全部上阵接受实战考核。韦国清也将我全套教官转为顾问团,遂行战场考核。骄傲的法军经过“边界战役”已不敢轻敌,但说什么也想不到,全套美式装备的“土越共”如此厉害!法军一触即溃。我“西北战役”取得重大胜利,打乱法军部署,将其压抑在奠边府地区。我夺得主动权。

    紧接着1954年5月7日,刚被我训练合成步、炮、工、通、装的越南正规军,大胜于奠边府,法军1.6万多人被歼,俘虏将军和士兵1万多,西方大受震动。法国要回战俘,撤出越南和整个东南亚,保大皇帝被废黜蛰居巴黎。越南按17度线北南分治;早一步驱逐法国殖民者,已解放的老挝王国,也就独立了。这就是日内瓦会议谈判定的。

    美国介入南越,先暗中操控,后发动战争,“逐步升级”。中国进一步加大了援助力度,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军援,刘少奇的意见,中央军委不折不扣地执行。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1966年7月22日,在天安门广场十万人集会,发表《刘少奇主席声明》:“我代表七亿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声明……中国七亿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中国辽阔的国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文化大革命”初始,胡主席正在中国,到杭州见毛主席(江青、康生在座)。搞“文化大革命”,胡伯伯表示不理解:我们越南不搞,武化大革命还没搞完呢。毛泽东建议到学校看看大字报,胡志明看完后,纵有千般味,更与何人说?自语一句:大字报所指的那些人要是看到这些,该多伤心哦!

    三年后,1969年9月2日越南国庆节,胡志明因病逝世,东方已白明星灭,备享哀荣空前;同年11月12日,刘少奇含冤去世,夕阳西下几时回?身披白发盈尺。(完)